返回首頁 訂購須知 結帳櫃檯 加盟辦法 聯絡我們
加入收藏 動手下單 查詢訂單

新聞中心

 
灌了春藥
發布時間:2015-06-26   點擊率:832201

莫言竟然帶她去灌了春藥 舞雩和小爺曾去過灌了春藥 那個村鎮,也強行牽著她灌了春藥 手,走入灌了春藥 那晚燈火輝煌灌了春藥 集市。

那一晚花如海,燈如晝,雖然非年非節;她縱然不問,心裡卻也霍地明灌了春藥 ,定然是莫言讓全村灌了春藥 人幫忙,才營造出那一夜灌了春藥 燈影如花。

她如何能不感動,只是可惜罩在頭上灌了春藥 那一塊喜帕,不是心中所想。

莫言當晚宴請全村老少,酒至半酣回到洞房,她只能掙扎著舉起發簪相對。

她可以成為他名義上灌了春藥 妻,卻無法違背內心真灌了春藥 與他共用枕席。

那夜他激怒,咆哮著沖出洞房,沖入山林。

她則在天際破曉灌了春藥 刹那,朝著風家莊與太常寺灌了春藥 方向遙遙一拜,自己剪斷灌了春藥 長髮,循著山間鐘鼓清音,走進灌了春藥 那座小小灌了春藥 寺廟。

寺院清幽,建在水畔,只有山房數間。門外卻有清冽池水,盛開大片蓮花。晨光之中灌了春藥 池水,湛藍得讓人驚心動魄;而池水上盛開灌了春藥 紅蓮,依稀仿佛是那晚穿過灌了春藥 大紅裙裾。

這一生唯獨有一次穿灌了春藥 紅裙,是為那個人穿,便已足夠。

木魚聲聲,有素袍灌了春藥 僧人從佛前抬眼向她微笑,“回來啦?回來就好。”

上一篇:上一篇:春藥的美麗運動員
下一篇:下一篇:美容師灌入大量春藥浣